当前所在位置:主页 > J恵生活 >“Peoplelovetheircars”

“Peoplelovetheircars”

“Peoplelovetheircars”“People love their cars.”是电影”Singles”中,一句令我印象深刻的台词,片中男主角的工作是负责研发更具效率、且可有效节决都会地区交通问题的大众运输方案,当他兴奋的为女友介绍它的伟大构想时,她回了一句,可是我很喜欢我的车;同样的话当男主角拼死拼活完成了全套计画,到了西雅图市长面前,都还没有开始介绍他的远大构想,就遭到否决,原因便是这一句:“People love their cars.”

Cost-effective、Cost-affective
虽然是”Singles”是虚构的故事,不过这也相当程度的反映了90年代某些人对于消费主义抬头的无力感;将时光拉回到现在,2007年的世界面貌,我总觉得这类议题变的隐而不显,多少因为权力对于媒体操纵的技巧越来越难被察觉有关,从新闻广告化、广告新闻化、置入性行销、品牌形象、刻板印象等行销技巧不断疲劳轰炸着普罗大众,甚至利用集体恐慌,来督促人们消费,造成非常有趣的Fear and Consume方程式,这在目前全球企业讲究的成本降低中心德目-Cost-Effective,看起来更是讽刺,因为全球企业对内部营运要求Cost-effective,对外则要求消费者对于产品Cost-affective,简单的一字之差,却形成了普遍性的非理性消费风潮。
非理性何妨
我们当然不会去批判非理性的消费行为,甚至我不认为它是一种偏差风气,相反的,这是历史潮流之必然,只是在这样的氛围中,如何让生活过的更开心,反而重要的多。回到“People love their cars.”这句话,在进入汽车媒体的短短经历中,我发现汽车这个产品在现实生活中,由于高单价、高折旧等特性,可说是最不理性的消费品,然而越不理性的产品,越需要不理性的购买者不是吗?可是我们换得了许多心理层面上的满足,既然如此,非理性何妨?
就我而言,汽车代表着社会地位、安全感、私密空间、以及某些层面上的乐趣,虽然评量下来,在都会通勤我还是选择使用摩托车代步,不过非理性的一面仍然不时被呼啸而过的车辆所吸引,尤其是下雨的时候,好再因为工作上时常接触汽车而逐渐变的麻木。结论便是大家说了千万次的:活的快乐为重要!善用自由意志的权力吧,这是任何人无法剥夺的权力,他们只能影响你,透过充斥在你周遭的讯息讯息讯息,不过最终的决定与责任,仍然在我们身上。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