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所在位置:主页 > Q阅生活 >糖厂倒了变死城,古巴小镇为省成本用废水灌溉蔗田

糖厂倒了变死城,古巴小镇为省成本用废水灌溉蔗田

作者:Periodismo de Barrio
译者:Melissa Wise(en)、FangLing

糖业自西班牙殖民时代起即为古巴的经济命脉,并一直沿续至今日;在极盛时期,古巴的糖产量约佔了全球总产量的25%。若一市镇中有糖厂,当地居民总会发现自己的未来,或好或坏地都跟这个产业紧密连结在一起。

2002年十月,古巴政府正式作出一项决策:宣布重整糖业、并关闭所有无法以每磅四分钱或更低的成本製糖的工厂。

在此之前,位于玛雅贝克(Mayabeque)西部的糖厂「Héctor Molina Agro-Industrial Complex」早出现营运不佳的迹象。然而,由于邻近的土地尚可正常耕作、劳力充足、交通运输也很完备,糖厂仍然可以持续运转。

对于当地小镇圣尼科拉斯德巴里(San Nicolás de Bari)居民而言,再也没有比这更好的事了。

然而,这个该地最大的糖厂,多年来的效用(产出及投入比)总是该地区最差的;除了它往往消耗极大量的水和电力,它的设备常常坏掉并造成重大的经济损失,种种原因皆使得这个糖厂经常无法达到其订定的生产目标。

早在这个糖厂于1850年成立时,创办者就规划了一个以汙水浇灌蔗田的灌溉系统;随后,糖厂里又加装了一个蒸馏间。进行蒸馏时所注入的水都富含高腐蚀性物质,造成邻近的土壤酸度增加、并危害作物。多年来,因为水中含有对人体有害的重金属的可能性持续增加,该市科学与科技部(Ministry of Science and Technology)的委员会正式宣布,禁止使用废水灌溉作物。

古巴-尼加拉瓜农业生产合作组织(Cuba-Nicaragua Cooperative of Agricultural Production)的主席罗多巴多(Rodobaldo León Aguilar)承认:「我在这里已经15年了,而这些年来我们一直都是使用废水灌溉;我们并没有对废水作任何处理。在我来到这里之前,组织还用废水来灌溉稻米和其它作物。我知道废水的风险很高,但废水是免费的。」

罗多巴多表示,他们(组织)曾考虑改用作物的其它副产品,例如「cachaza」这类的有机肥料,但是这幺做意味着公司将会亏损,cachaza非常昂贵,而他没有任何理由将这样的东西撒在田里。

费普勒斯博士(Dr. Cs. José M. Febles González)于2014年发表的论文「濒危的优质土壤:西古巴红铝土的降解」(Endangered Good Soils: The Degradation of Ferralitic Red Soils in Western Cuba)中提到,玛雅贝克及阿尔特米萨(Artemisa)地区的红土在过去30年间已承受极剧的降解作用。「然而,特定文章仍持续将这类型的土壤分类为『未受侵蚀的』,并使得古巴最具生产力的土壤受到连续性的降解。」

该市科学与科技部委员会(CITMA)的分支机构首长阿娜(Ana Julia Castillo),负责于省内执行CITMA的相关条款及準则,这项措施致力于减少工厂汙染物,并自2015年开始实施。

现在,CITMA会针对液态的汙染物进行监测;而在不久前,他们也开始建造两个氧化池、一座施肥系统、一座滤油槽以及一个处理甘蔗渣等废料的管理系统。在氧化槽中,较大的物质会进行沉澱,因此待这些水要被用来灌溉时,已适合在田野中使用。

2016年11月,工程在收割季节来临的前几天仍尚未完成。阿娜表示:「如果仍无处理残余物的解决方法,工厂就不会製糖。」

然而,开工与否并非该市的CITMA能够决定,而是取决于省级科学与科技部委员会与政府、甚至是国家议会。,锅炉响起了蒸气声,这意味着製糖工厂开始运转。在这样的时间点,与拥有一座(因闲置而)瘫痪的工厂相比,残余物的处理几乎是个微不足道的问题。

在每个城市中也都设有卫生和流行病学中心(Center for Hygiene and Epidemiology),而帕斯卓(Pastor Soto Fernández)正是圣尼科拉斯德巴里卫生和流行病学中心的专员。他表示,要全面监控工厂的活动是几乎不可能的事,他们并没有任何设备可以测量空气品质、环境噪音强度、土壤汙染或製糖残余物所造成的损害。

根据糖厂的化工经理亚历克西斯(Alexis Rodríguez)所作的说明,工厂本身并不晓得汙染物应该要减少到什幺程度。目前,工厂设有实验室来针对水质进行检测,并确保水的酸度值维持在可以继续生产的合理区间内;然而,除了水质以外,目前没有其它检验项目。有了氧化池和施肥系统以后,糖厂(对于汙染控制的)短期目标可望更加明确,但没有数据佐证,等同没有办法确认成效。

亚历克西斯明白糖厂在符合环保政策的方面上仍尚未準备到位。他拥有管理「Héctor Molina」糖厂两年的经验,并明白他自己现在正在全古巴最糟的糖厂工作,「或说,是在大家说是最糟的那家。」

「首先,你必须先证明自己能够製糖,然后你必须发展出一套节能、节水的文化。整个机制必须朝向这个目标发展,人们才会开心。」

这个糖厂是该市居民的主要僱主。大多数劳工的生计都取决于蔗田(製糖原料的来源)丰收与否。大家都知道一旦工厂停止运转、一旦它因为生产没有效率而被关闭,这里就会变成一个死城,就像其它许多城市所经历的一样。

亚历克西斯在任职于糖厂以前曾经营蒸馏厂,并且因为他建立了一座以生产猪粮的残渣为原料的工厂,而于2016年间获颁CITMA奖项。他宣称自己对于环境保护有着强烈的喜爱,但他目前正面临更急剧的挑战:「我必须製糖、然后赚钱」。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