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所在位置:主页 > C生活通 >伍泽恩 (John Woods) 【私银观】亚洲能抵御外来

伍泽恩 (John Woods) 【私银观】亚洲能抵御外来

伍泽恩 (John Woods)  【私银观】亚洲能抵御外来

 

亚洲是一个规模巨大的能源进口地区,因此石油价格飙升无疑将对整个地区构成冲击。事实上,亚洲进口沙地阿拉伯出口原油超过70%以上,因此石油供应遭到实质性破坏──及随之而来的较高石油价格──或许不仅对经常账盈余,同时亦将对整体经济增长产生深刻影响。

在地区主要经济体中(日本除外)──新加坡、南韩、印度和中国(按此顺序)──将因不断上涨的石油价格遭受最大程度负面影响。仅亚洲唯一的石油出口国马来西亚,可能在经济增长和经常账顺差增加方面获得益处。

换言之,较高石油价格可能拖累亚洲地区的经济和盈利增长,而全球石油供应波动性加剧则可能迫使估值中枢下移。因此,我们仅能假定亚洲地区各国政府希望上周末的攻击是「一次性」的,并会积极促进和游说美国及沙地阿拉伯对伊朗採取慎重的回应。

新加坡所受冲击最严重

同时,中东紧张局势加剧对亚洲而言,正是一个很坏的时机。由于中美贸易战产生的不确定性,亚洲地区已经被急剧弱化的出口增长困扰得不得安宁。受到全球贸易增长放缓和中国经济增长弱化冲击,亚洲地区经济增长预测已经下调,新加坡所受冲击最严重。

值得一提的是,北亚和东南亚联盟五大经济体于2019年第一季转为负增长,亚洲仅越南成为唯一呈现出口正向增长的经济体,源于製造产能从中国向该国重置带来的积极影响。

图:亚洲受损最大──因弱化的全球贸易和疲弱的中国经济增长倍受打击

伍泽恩 (John Woods)  【私银观】亚洲能抵御外来

 

基本面强劲提升抵御力

截至目前为止,市场在面临颇具挑战的宏观经济条件时一直整体具有弹性,覆盖亚洲地区的MSCI(日本除外)亚洲指数年初至今上升5%,反映各市场的盈利或损失。例如,中国的沪深300指数上涨31%,香港恒生指数温和上涨2%,马来西亚富时吉隆玻综合指数则下跌6%。

事实上,儘管经济增长减速,亚洲经济潜在基本面依然强劲,多数国家享受经常账顺差,以及大规模外滙储备。较低的通货膨胀率、整体健康的银行体系,以及有所改善的央行监督机制,亦为投资者情绪带来支持。同样我们注意到,阿根廷或土耳其带来的、向新兴市场蔓延的风险应被视为相对较低,尤其鉴于过去10年以来,亚洲国家和地区愈来愈少依赖美元融资,相反更青睐它们各自国内资本市场。

更大威胁可能来自内部

儘管亚洲信贷质素具备防御性,尤其面临外部冲击时,然而较少受到关注的本土地缘政治和经济风险却一路加剧。例如,日本和南韩之间不断恶化的外交和贸易关係,已经蔓延至旅游业,导致2019年8月到日本旅游的南韩游客数量,较上年同期减少了一半,这源于南韩自发的旅游抵制。香港也录得类似降幅,同样是8月,游客访问数量较上年同期暴跌将近40%。

同时,持续紧张的政治局势显示,巴基斯坦和印度之间关于喀什米尔地区的争端、南韩及北韩之间的争端都鲜有缓和的迹象。的确,随着美国明显撤出国际舞台,专注国内事务,过去长期存在但受到抑制的地区内部争端似乎一路抬头,潜在最终影响也并不确定。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