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所在位置:主页 > C生活通 >小童不自主眨眼摇头怪叫 妥瑞症发作 愈骂愈失控

小童不自主眨眼摇头怪叫 妥瑞症发作 愈骂愈失控

小童不自主眨眼摇头怪叫 妥瑞症发作 愈骂愈失控 共同面对——患有妥瑞症的孩子,有时候身体会不由自主抽动,家长不应严厉责骂,而是要跟子女共同面对问题。(sunabesyou@iStockphoto,设计图片,相中人跟内文提及疾病无关)小童不自主眨眼摇头怪叫 妥瑞症发作 愈骂愈失控 (yongtick@iStockphoto,设计图片)小童不自主眨眼摇头怪叫 妥瑞症发作 愈骂愈失控 小童不自主眨眼摇头怪叫 妥瑞症发作 愈骂愈失控

编按:彬彬一紧张,就频密的眨眼、耸肩。当妈妈给他一个眼神示意他「控制」,彬彬的肌肉更加失控,还发出咕咕声,彬彬和妈妈也觉得难受。

妥瑞症是抽动症的一种,患者会不由自主地肌肉抽动,如重複眨眼、摇头、耸肩、嗤鼻等,并会发出咳嗽或清喉咙的声音,甚至会突然叫出来。发病高峰期是10至12岁。

■个案

压力愈大 徵状愈严重

坐在面前的彬彬是个九岁小男孩,样子标致,人如其名,彬彬有礼。他靠在妈妈的身旁坐着,看上去有点紧张。父母看到他频密地眨眼,不时又耸耸肩,都显得有点无奈,皱着眉头,轮流地给他一个眼神,示意他要「控制一下」。但过了几分钟后,孩子的肌肉更加控制不了,眨眼和肩膀抽动得更频密,还发出一阵阵咕咕的声音。他望着我尴尬地苦笑了一下,然后就低头听着妈妈说出他的情况。

父母说彬彬年幼时已出现过眨眼和嗤鼻,当时他们不以为然,以为是敏感徵状;但这一年,他的动作愈加频繁,最近还发出声音,才发现需要正视。

父母承认以往曾用过严厉的方式责骂彬彬,要他停止这些动作和声音。彬彬试过控制到一两次,但很快又回复原状,甚至变得更严重,连他自己也解释不了为什幺会做出这些动作和声音。

在学校裏,彬彬有时会被老师和同学投以奇异的目光甚或嘲笑,令他又难受又无奈。正因为别人的眼光和说话,他渐渐不愿意上学。即使上学了,有时也因为在意这些动作和别人的眼光而令自己分心,在课堂上很难集中精神;甚至影响社交,因为有些小朋友「怕」了他,避开他,令他更难受。而身边人愈是提醒彬彬控制动作,压力愈大,情绪愈紧张,这些不由自主的动作反而愈频密。

患者遭师生嘲笑 不愿上学

妈妈说彬彬是个内向和焦虑的孩子,很少表达自己的想法和感受,特别是面对测验和考试的时候,彬彬的情绪便会紧张起来,肌肉的抽动也更明显。她担心如果徵状持续下去,会影响孩子的身心发展……

「彬彬应该是患上妥瑞症(Tourette's Disorder)」,我跟彬彬父母解释。

根据研究显示,妥瑞症和其他抽动症的初次发病期是4至6岁,高峰期则是10至12岁。每1000个学龄儿童中,有3至8人会出现这个病症,当中男孩比女孩的发病率高出2至4倍不等。大部分患者进入青少年期后,徵状就会慢慢减退甚至消失,但仍有小部分患者的徵状会一直持续至成年期。

10至12岁高峰 之后逐渐痊癒

妥瑞症通常受个人和环境因素影响。患者在焦虑、紧张、兴奋、疲倦的时候,徵状会变得严重。但有时候患者即使比较放鬆,例如在家中玩耍或看电视的时候,徵状仍然会出现,令家长大感迷惑。

我建议彬彬的父母首先要带孩子看儿科(脑神经专科)医生,排除脑部发展的问题。有需要时,还要看儿童精神科医生,评估是否有其他情绪和发展障碍问题,因为部分妥瑞症患者会同时出现焦虑和专注力不足的问题。

避刺激活动 教孩子平常心面对

除了让孩子得到适当的休息,学习管理情绪和压力之外,家长对孩子的徵状也要多加了解和接纳。另外,对于孩子的日常作息,也要多加注意,避免安排过于频密或刺激的活动,令孩子过度疲倦或兴奋。教导孩子以平常心面对日常生活的挑战,例如考试和测验。家长也要以身作则,对孩子的成败得失,反应避免过于激烈,以免为孩子带来不必要的外在压力。

在心理治疗方面,临牀心理学家会引导孩子了解自己情绪与妥瑞症徵状的关係,学习管理情绪和压力,并透过具研究实证的行为治疗法:习惯转换治疗法(Habit Reversal Training),帮助孩子减低妥瑞症徵状对日常生活造成的困扰。疗法分4个阶段:

转换治疗 有意识动作代替不自主抽动

1.训练孩子留意抽动徵状发生前的预兆,例如特别的身体感觉、思想的变化、情绪反应;并留意通常出现抽动徵状的时间,例如学校早会、表演、测验前等。

2.训练孩子运用身体抽动的部分做另一些动作,代替不自主的抽动,例如:合上眼睛代替眨眼、吞口水代替发出清喉咙声音等。替代动作必须至少维持数分钟,才能控制抽动。替代动作最好不太明显,以减低别人的注意。

3.带领孩子学习鬆弛,并尝试在不同场景配合替代行为一併练习,增强患者面对妥瑞症的信心。

4.协助家人明白「习惯转换治疗法」的原理和实际应用方法,以及如何执行鬆弛练习,让家长带动孩子做替代行为和鬆弛练习。同时提醒家长,当孩子成功面对抽动,要讚赏他们的努力。

虽然妥瑞症徵状仍然存留在彬彬身上,未能完全消失,但透过父母的支持和鼓励;学校老师和同学的理解和接纳,以及彬彬努力练习行为治疗的方法去面对妥瑞症的徵状,他已经没有以往那种无奈和难受的感觉。父母和彬彬都希望这些徵状会随着他日渐成长而慢慢消失。

文:陈颖仪(临牀心理学家)编辑:李宏丰

电邮:feature@mingpao.com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