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所在位置:主页 > C生活通 >2018选举年:东南亚也好忙(上)

2018选举年:东南亚也好忙(上)

台湾2018年底要进行九合一地方大选,对台湾政治来说,2018年就是台湾的选举年。但其实台湾选举不孤单,邻居的东南亚国家也蛮忙的,对东南亚各国政治发展有兴趣的朋友,就会注意到,2018其实是东南亚地区的选举年,几个国家包括马来西亚、印尼、柬埔寨、泰国及菲律宾等,都要举行重要的选举,或者进入选举準备期(将在2019举办重要选举)。而一旦进入选举期,往往就会就是观察该国政局发展的重要时期,也因此,对观察政治的朋友来说,选举当然是很重要的时间地标。

2018年5月前,马来西亚大选率先登场,有没有换政府「希望」?

如果没有意外,首先登场应该会是马来西亚的第14届大选(GE14)。这次大选应该要在今年八月前举办,如果将国会最后解散日、斋戒月、华人农曆新年、在野领袖之一安华六月将出狱等因素纳入考量,外界猜测举办的时间会落在三月底到五月初之间。

对于大马GE14的观察,一般大致认为长期独大执政的国民阵线(BN)受到首相纳吉的「一马(1MDB)」弊案影响而声势受挫,加上从2008年开始至今的两次大选GE12、GE13,都受到安华领导的在野政党联盟强力挑战,已经让国阵长期掌握的国会席次低于2/3。而在野政党联盟-希望联盟(PH)更想趁当前国阵受到一马弊案的影响,在选战中掀起「马来海啸」,吸取更多马来裔选民的选票,达成马来西亚的首次政党轮替,拿下执政权。

因此,希盟出奇招,选择与受到马来族裔支持的前首相马哈迪合作,并且跟马哈迪成立的新政党土着团结党结盟,成为希盟的新成员,并在今年初,为了展现準备执政的企图,向选民展现他们的执政领导阶层蓝图,决议推举马哈迪为胜选执政后的过渡首相,由公正党领袖安华的太太担任过渡副首相,原本在野联盟的领导人安华则是因尚在狱中,需等到出狱后,由马来西亚苏丹特赦,才能参加补选获胜担任国会议员,之后接替马哈迪担任首相。

2018选举年:东南亚也好忙(上)

已经92岁的马哈迪成为在野联盟的新旗手,到底对希盟是得是失?从目前的部分民调看起来,马哈迪的加入有助于号召马来裔选民离开巫统,转向希盟,但也让当年在马哈迪强人统治时期,受过不公平对待的部分华裔、印度裔以及基本教义派的穆斯林,以及社运界产生反感,公开号召投下废票。这也让希盟的领导阶层,多次公开驳斥投废票的号召,显然投废票的号召也对希盟产生压力。加上之前因为伊斯兰刑法议题跟希盟前身-人民联盟决裂的泛马伊斯兰党(PAS),将会在希盟夺取过半数议席的关键选区推派候选人,形成两股在野势力与国阵相争的情况下,是否反倒造成国阵候选人得利?希望联盟这次「换政府」的希望能否实现?还是会落空?成了观察马来西亚这次大选的重点。

2018年6月,印尼地方选举启动政治大选年,佐科威连任之战开始!

6月底,印尼将会举办局部的地方首长大选,这是被称为印尼欧巴马的佐科威(Jokowi)当选总统之后,任内的第三次的地方首长选举,因为将有跨越全国的17位省长、39位市长、115位县长进行改选,而涵盖的选民数达全国选民数的48%,被视为规模最大的地方首长选举。同时,因为明(2019)年的4月,将举行全国性质立法议会(国会)选举与总统大选。所以,印尼舆论普遍将6月的地方首长选举,当作明年开始的全国选举前哨战,印尼各主要政党的竞选策略与提名,也都是以两大选举做配套规划。2018年初到2019的4月将是印尼的政治期程中最重要的选举年。

2018选举年:东南亚也好忙(上)

而因印尼在新秩序(NewOreder)时期结束后,政治改革开放,各政治势力党派纷起,而经过多年的选举制度改革,以及因为总统选制所产生的政党合纵连横。目前为舆论关注大致保持在5至10个主要政党(国会有席次,又有能力参与合作提名总统候选人),不过在许多地方区域仍有地方型政党存在,而此次地方行政首长选举,由于牵涉地方利益考量,不少全国性政党没有推出自身候选人参选,而是採取结盟联合推荐的模式。

所以,传统观察重点之一,现任总统佐科威所属的斗争派民主党,在地方选举如何结盟?已经宣布要再次跟佐科威竞选总统的普拉伯沃(Prabowo)(也是前强人总统苏哈托的二女婿),所带领的大印尼运动党在夺下雅加达省长之后,称胜追击,会在地方首长选举有什幺斩获?对于后续的国会选举产生什幺影响?而其他几个主要政党的成绩又如何?这都会影响后续印尼各主要政党相互结盟合作,以及佐科威的连任之路。

但另外一个值得观察的重点,伊斯兰基本教义派的政治影响力是否兴起?印尼是拥有全球最大穆斯林社群的民主国家,而其建国五原则的「潘查希拉」(Pancasila)更是强调包容、合作、共识等精神。伊斯兰教虽然是印尼的最大宗教,但并未成为国教,印尼仍是属于世俗化的伊斯兰社会。

不过,如前述所提及,在新秩序时期结束后,各种政治势力党派纷起,伊斯兰基本教义派也成为一股力量,例如佐科威当选总统的过程,就在特定区域仰赖伊斯兰政治势力的协助。而去(2017)年雅加达省长选举中,穆斯林团体发动抗议华裔候选人锺万学(Ahok)亵渎可兰经,造成锺万学败选,背后就有伊斯兰基本派政治势力集结与运作,并支持穆斯林候选人获得胜选。

这个结果让这股以宗教信仰为核心的政治力量士气大振,进一步希望在今年地方首长大选複製相同模式,向各政党推荐他们属意的穆斯林候选人,不过因为几个收到推荐的主要政党并不买帐,让趁着雅加达省长兴起的这股政治力量相当愤怒,已经放话会惩罚这些背弃他们的政党,因此,6月的地方首长选举,也会是这股伊斯兰基本教义派政治势力展现到底有多少实力的战场,是真能影响选战?抑或只是被政党利用?

2018年7月,柬埔寨进行大选,不过最大在野党已经被解散⋯⋯

柬埔寨虽然有选举,但并不被政治学界视为一个民主自由的国家。柬埔寨才在去(2017)年6月完成地方基层选举,由现任首相洪森(HunSen)率领的执政党-柬埔寨人民党(CPP)于超过全国七成的选区得票数赢过反对党──柬埔寨救国党(CNRP),取得多数地区议员席次。而对人民党来说,取得地方议员的多数席次,很有助于接着进一步掌握参议院的多数席次,因为参议员除了少数几席由国王指定外,其他都是由地方议员间接选举产生,而参议院选举在2月中下旬即将举行。

2018选举年:东南亚也好忙(上)

此外,7月将会举行国会众议院大选,不过,长期执政的首相洪森,对于反对党救国党的打压不遗余力,去年至今更是连续出招,包含透过最高法院下令解散救国党、下令该党一百多人不能参选、以叛国罪名义逮捕该党领袖等。已经流亡法国两年多的救国党领袖之一──山岚西(SamRainsy)就呼吁洪森政府将7月的大选延后,否则柬埔寨国内将难以预测会发生什幺样的暴力事件。

西方民主国家已经谴责洪森的这些举动,并且质疑相继举行选举的可信度,也表示洪森政府的作法是危害到柬埔寨民主的未来。美国跟欧盟都接连取消原本要援助柬埔寨办理大选的资金跟设备。不过,在这个时候,中国展现很特别的「雪中送炭」精神,在国务院总理李克强访问之前,宣布提供柬埔寨1300万美元的援助,以及30种以上的选举设备,用来协助办理柬埔寨的2月的参议院选举跟7月的国会大选。根据这样的政治情势发展,柬国的选举结果,现在大概就已经可以先预测(想像),也不太会有意外了。

当然,看到中国愿意援助邻国资金与设备来办理选举,真是「发人深省」。(待续)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