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所在位置:主页 > C生活通 >2018选区划分的艺术:以新竹县、台南市、美国北卡州为例

2018选区划分的艺术:以新竹县、台南市、美国北卡州为例

对于研究选举与投票行为的学者来说,2018年会是精彩刺激的一年。根据中选会主委刘义周于2017年3月质询时表示,由于选罢法规定各选区要依照人口数十年调整一次,上次2008年因为立委选制改成单一选区两票制而调整选区,所以下次调就是在2018年。中选会主委预估,因为人口变动,所以预计屏东、高雄会少一席,而新竹县、台南市会多一席。

选区怎幺划,是政治学者与政治人物最关心的议题之一。根据政大政治系盛杏湲教授的研究,在2008年立委改制之后,台湾的选区立委们有超过六成的时间待在选区、七成的助理是选区助理、而且每週收的60张红白帖,有超过一半的立委是『几乎全部参加』。而县市议员平均每週也要处理30张红白帖,每週70工作小时里有39小时在选民服务。当自己的地盘被切掉、或者被画到其它人的选区的话,影响的将会是政治人物的历年心血与政治前途。

对于政治学者来说,选区划分与重划决定了一个选区的声音能怎幺被有效的代表与发声,这也是民主制度里最重要、也是最困难的环节之一。下面这张图是政治学的经典之作:这是一个选区,里面有60%的蓝营选民、跟40%的红营选民,然后要选五席议会代表。光从比例与国小数学来看,似乎要选出三个蓝营代表、两个红营代表(3:2)才是最符合比例的吧?

2018选区划分的艺术:以新竹县、台南市、美国北卡州为例
图一、三种不同的选区画法

但假如我们用不同的选区划分方式的话,我们就能轻鬆逆转各种结果。图一中间的画法,是画成五个小选区,但每个选区都是60%蓝营选民,最后选完就是全部五席代表都被蓝营拿走(5:0)。而图一右边的,则是技巧性的让三个选区里红多于蓝,所以最后让这选区的五个代表里是三红二蓝(2:3)!假如这五位代表要接着代替这选区的民众进行政策投票的话,三种不同的选区划法导致红、蓝代表数不同,就进一步导致立法与政策不同。同样选区、同样选五席,选区画法决定了一切。

民主伤心地:美国北卡罗莱纳州

一些读者也许会对上图右侧的心机与算计感到无法致信。这种为了政党利益,把选区画的歪七扭八的方式,至少在台湾好像不多见?但事实上,这样的情形,在美国两党斗争下早已被用的炉火纯青,甚至逼的美国最高法院法官不得不在2017年五月底,宣告美国北卡罗莱纳州州议会的选区重划是违反人权的,因为刻意把少数族裔过于集中在某些选区以保护其它选区更难被挑战,因违宪而必须在一年内重划。

美国北卡罗莱纳州在美国右下角,比白宫所在的华盛顿特区还要下方一些。这里一直被视为是一个摇摆州,也就是民主党与共和党的支持比例很接近,在2008年,欧巴马拿到了49.70%的票,而2016年川普拿到了50.50%的票。因此北卡一直是两大党的兵家必争之地。

在此同时,北卡在美国国会众议员能选出13名国会议员代表。选举结果呢?共和党10席,民主党3席。这个数字,与两党支持民众的比例差距甚大。这样的选举结果,在于共和党居多数的州议会在2010年选区重划时,为了有利共和党,因此把选区画的非常歪斜,甚至被媒体称「有如外科手术般精準(的划分选区)」。

以下是被判决违宪的北卡州选区:图中各个数字即是一个选区(图中右边白色区块为海湾)。被判决违宪的,是右上角的第1选区,跟左下角的第12选区。这两个选区的形状都非常奇怪,弯弯曲曲跟河流树枝一样,正因为是共和党议会把民主党(蓝色)的票都集中在这几个选区内,然后使其它临近选区民主党都选不赢。这种现象在美国各州皆有出现,还有一个专有名词来形容它:杰利蝾螈。

2018选区划分的艺术:以新竹县、台南市、美国北卡州为例
图二、北卡州于2012与2014年众议员选举选区画分

根据美国自由派知名评论网站DailyKos的估计,假如北卡各选区的形状稍微正常一点,如下图,那幺民主、共和党各赢5席,然后有三席是比较激烈的选区。这种画法产生的代表党派分部就明显地比较接近原本民众的民意分布。事实上,北卡州在2000年至2012年间,两大党的代表人数差距都在2以下,而自从2012年用了图二的新制后,民主党与共和党才拉开出巨大差距。

2018选区划分的艺术:以新竹县、台南市、美国北卡州为例
图三、北卡州理想另一种无党派的选区画分

从北卡州的案例可知,如图一所描述的为了增加席次,不惜把选区画的乱七八糟的事在政治里是非常常见的。然而,是否可以交给一个独立的委员会、或单纯交给电脑来计算呢?一位民主党的议员也坦言,再怎幺交给电脑,前期输入仍会经过人,因此注定是有偏差的。最后值得注意的一点,是上述北卡的违宪判决,是以种族不平等为出发点。但也就在上週(6/17/2017),美国高等法院将有史以来第一次,开始讨论依政党得票不平等为出发点的选区划分方式是否违宪。

台湾的选区重划,与展望2018

那幺,前面北卡罗莱纳州的状况,是否有出现在台湾呢?针对上次2008年选区重划,台大国发所邓志松、柯一荣,与中研院政治所吴亲恩三位学者刊在2010年《选举研究》的研究指出,光比较第六届与第七届的立委得票结果,没有证据显示两大党有靠这次重划的机会来获得额外席次。因为蓝绿两大阵营在各地的得票非常平均,所以就算该选区劣势阵营想集中选票突围也并不容易。

但2008年选区重划,是第一次同时又把名额砍半、又改成单一选区,许多立委本人都还搞不清楚状况。在运作了10年之后,相信各政党都已经对现行单一选区两票制的运作模式有充份了解,因此更会积极参与这次选区重划的运作。

由前文的估计提到,根据我国人口变动,所以立委席次预计是高雄与屏东少一席,然后新竹县与台南市多一席。中选会需要在前将提案送给立法院同意,然后最晚发布公告。由于高雄、屏东的席次在2016年全都由民进党拿下,所以本文将重点放在新增席次的两个地方。

新竹县目前只有一名立委,国民党籍,蓝绿选民比约6:4,2016年蔡英文在此获得约42%的选票。

台南市目前有五名立委,五名都是民进党籍,蓝绿选民比约3:7,2016年蔡英文在此获得67%的票,五名民进党立委在2016年都获得70%左右的票。

按照民主的理想(即使执政党或在野党并不一定赞同),假如新竹县在重划后可多选出一名绿营代表、而台南市也能选出一名蓝营代表,那这两县市里有类似立场的选民至少会感觉自己的声音稍微被带进立法院里了。但实际上,假如今天你或我是中选会委员,要开会讨论画出这两个选区的话,这是可能的吗?

依照中选会颁布的第七届选区划分原则,要划分选区的话,有以下规则要遵守:

    同县市内每个选区,选区人口数都不能超过县市人口除应选席次(也就是平均每选区人口)的15%。假如有某乡镇市区过大(大于第1点的平均值),则可把它切开。较小乡镇可合併为一选区,但必须相连。
新竹县

让我们先来看看新竹县。下图四是2016年新竹县各乡镇的得票分布。2016年虽有三位总统候选人,但因为结果差距悬殊,因此选民更可能会诚实投票,相较于2016年新竹县立委大混战,笔者认为以总统得票来推估应该较为準确。在下图中,颜色越蓝代表泛蓝得票越多,而右边的数值为该选区泛绿的得票率,因为全区泛绿都小于50%,所以都是白色至蓝色。

在这张图,可以看到新竹县大部份的乡镇都是以泛蓝居多,其中位于北部的竹北市、新埔镇算是比较接近中间,大概有48%的泛绿得票,这可能跟这里居民大多是较年轻的竹科员工有关。面对这样的分布,假如你是中选会主委,要怎幺把这新竹县切成两个选区呢?不能只把竹北跟新埔画在一起,因为这样会把湖口、新丰跟其它相镇分开,违反规则3。

2018选区划分的艺术:以新竹县、台南市、美国北卡州为例
图四、新竹县蓝绿得票分布

在考量到人口组成后,笔者猜测两种不同的可能提案方式,如下图五。在提案一中,泛绿尚能一战:把竹北市及其左边、上方的乡镇画在一起,形成一个泛绿得票约45.4%的第一选区,而剩下的则是泛绿38%的第二选区。因此泛绿在第一选区还有作战的可能(但须注意的是,此时人口超过规定的範围一点点)。

而在提案二中,则是把泛绿表现较好且人数较多的竹北市与新埔分开,并把竹北市与泛蓝较多且人数也多的竹东镇画在一起。在这样的状况下,泛绿在两个选区都只能拿到42%的票,意谓着蓝绿差距16%,等于2008年总统选举马英九与谢长廷的差距。假如是提案二的划法,那泛蓝就更可能在新竹县两席全拿,也就是比现况多一席了。因此,对于新竹县来说,不同的画法可能导致不同的选区激烈程度、或不同的选举结果。

2018选区划分的艺术:以新竹县、台南市、美国北卡州为例
图五、不同选区划法可能使之后选区竞选激烈程度不同,以新竹县2016年资料为例。

觉得这结果有趣吗?想要自己来画画看新竹县选区吗?笔者在这里提供一个互动式网站,让你可以勾选、排列可能的第一选区,同时网站会帮你计算你勾的选区人数是否符合法规、以及勾选完后泛绿阵营在两个选区的得票率!不过由于程式限制,这网站是英文,但各位可以对照本文的图片来选择选区,欢迎公测。

台南市

至于台南呢?跟新竹县比起来,台南似乎争议较少。下图六为2016年台南的蓝绿得票分布,可以看到全境几乎都超过七成以上。唯一接近五成的,在于台南市东边的楠西、玉井、与南化区。然而,这三区不可能直接划为一个选区,因为三区加起来人口数过少,2016年选举人口数为3万人,但全台南市选民有150万,除以六个候选人的话每个选区需要有25万选民左右。假如这三个区把附近较大的区加进来,那不管怎幺加,泛绿得票都有62%以上(光加新化、左镇跟龙崎也还是只有8万人,还得加其它的,永康区有18万人而蔡拿到65%)。

另一方面,这三个区现在皆为台南市立委第二选区的範围,2016年由民进党立委黄伟哲当选,得票率76%。不过台南市新增选区,一定会牵动到现有五位立委的选区分布,因此实际各现任立委间的交涉过程会更为複杂,尤其是党内初选可能又会杀声震天。

2018选区划分的艺术:以新竹县、台南市、美国北卡州为例
图六、台南市蓝绿得票分布。

就台南市的例子来看,就算整个台南市平均而言还有近三成的国民党或泛蓝的支持者,但因为立法委员单一选区的制度设计,每区只能选一名,加上泛蓝支持者住得也较为分散,因此要透过选区重划来选出一名自己的代表是很困难的,这也就像是本文一开始图一里中间的画法。

这也是单一选区制度导致的一个现象:席次红利(bonus seats),也就是选举胜方拿到的席次会远多于实际的得票,而败方拿到的席次远低于实际的得票。在单一选区的制度下,加上选区划分,让2014北卡的共和党以50%的票拿到了13席中的10席(77%),让2008年的国民党以52%的票拿到113席中的81席(72%),也让2016年的民进党以45%的票拿到68席(60%)。

除了立法委员以外,台南市亦开始进行市议员的选区重划,而新北市也有传出风声,但这些选区都是由地方选委会发动,而地方选委会主席通常由市长担任。再加上台湾县市议员选举是「複数选区单记非让渡投票制」,也就是有多名候选人、有多个席位,但每个选民只能投一票,所以县市议员的选区地盘不是整个选区的範围,而都是部份区域。

当然,每个县市议员们对自己的地盘知之甚详。就笔者所知,议员们跟助理们都能精算到哪几个街区、哪栋大楼、哪间菜市场是自己的地盘。另一方面,即使大部份的县市立委席次不变,但也可能因应人口变化而使选区有所调整,也就是前述的规定1与2。

投票是民主选举里最重要的机制,也是民众表达意见的方法。但所谓的民主运作远远不只投票。光是投票怎幺投、选区怎幺划,都影响了民意怎幺被传达、政治人物怎幺努力、以及人民怎幺被代表。而这也是政治科学这门学问为什幺这幺有趣的原因,如同美国政治学年会于2013年的公开信标题:「政治学是一门学习如何让民主运作的更好的学问。」

※本文感谢三位编辑与几位前辈的指正与补充。菜市场政治学延伸阅读:选举制度ABC、什幺是「多数决」?投票表决方式简介


相关推荐